二九文学 > 千秋我为凰 > 第932章 他才丑,他最丑

第932章 他才丑,他最丑

作者:千苒君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二九文学 www.29wx.com,最快更新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娴讲完了以后,问了枕边人一句:“苏折,你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苏折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沈娴笑了笑,凑过来,下巴抵在他肩上,抬眼看着他的侧脸,道:“那我与你商量件事,你看可行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苏折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帐中窸窣,耳畔私语。

    这夜宁静且安详。

    再说苏羡和来来,苏羡自单独住了个院子,昨日下马车时,他把来来用包袱裹着,送进了后院。

    主要是不想来来吓着人,也不想更多的人发现来来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乘坐的马车要送去秦如凉府邸别处安顿,毕竟要留宿两夜,不可能还把来来丢马车里,所以只能这么干。

    苏羡甚至是瞒着秦如凉的。

    苏羡从爹娘的院子出来,正好在花园里遇到刚跟沈娴交完底的秦如凉。秦如凉就送他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院子门口,苏羡道:“秦叔止步吧,我自己进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道:“怎么我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苏羡道:“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如凉默了默,道:“我的家,能有什么不方便?藏人了?”

    结果他不听劝,抬脚就进了苏羡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时从阴暗的花台角落里突然窜出一道影儿,动作飞快,直逼秦如凉。

    秦如凉反应也快,当即抽脚后腿,跳出一大步。

    随之秦如凉定睛一看,便见地上匍匐着好威武的一条鳄鱼,嘴里顺口就蹦出一句: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苏羡安抚来来道:“他不能吃,你的饭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,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抬手捏了捏额角,伤神道:“你为什么会带着这玩意儿?”

    苏羡道:“它从小就跟着我,离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很不能理解:“我想问的是,你爹娘为什么会准许你带着它?”

    苏羡轻描淡写:“哦,我爹娘都是开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随后苏羡的侍卫去后厨弄了一盆儿生肉来,当然还是用来来的食盆儿装来的。

    苏羡蹲在院子里喂来来的时候,秦如凉就在一旁观看,那表情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果然有什么样的爹娘就有什么样的孩子。

    苏羡知道秦如凉就在背后杵着,也一直不出声儿,苏羡就回头看了看他,见他神情,道:“我娘也时常流露出你这样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道:“大概这就是为人母的崩溃吧。”

    苏羡道:“来来很乖,你要不要来摸摸它?”

    秦如凉道:“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你确定它方才朝我横扑过来不是想要吃我?”

    来来吃完了盆儿里的肉,还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,舔了舔它那血盆大口,然后就鼓着一双眼珠子,瞪着秦如凉开始流口水。

    秦如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羡继续安抚来来:“是不是没吃饱?让人再给你加一点。”

    来来还是眼馋秦如凉。

    苏羡又道:“他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来来这才作罢,任由苏羡给它擦了擦嘴边血迹,再套上嘴套。

    秦如凉语气复杂:“我从来没见过你对人有如斯细致耐心。你爹就算了,你娘竟会允许你跟它这么亲近?”

    苏羡道:“我娘生气的时候让我有本事以后就跟它过,不生气的时候又害怕我以后就跟它过,颇反复无常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道:“你娘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吧。要是我的儿子,可能在这鳄鱼还是只蛋的时候我就会啪地拍在地上,以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苏羡道:“难怪来来总想冲你扑过来,它是感受到你对它的敌视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:“难不成我还要违心地摸着它的头夸它乖吗?”

    说着他就盯着来来,如实又直白地形容了一下内心最直观的感受:“长这么大条,又壮又笨拙,这么能吃,脾气还暴躁,关键还丑。”

    哪里乖了?他甚至怀疑苏羡的感官和审美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结果话音儿刚一落,来来就跟听得懂似的,一个劲地摔着尾巴,想朝秦如凉生扑。

    秦如凉立刻又后退了两步,及时拉开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苏羡连忙拉住来来脖子上的绳儿,哄道:“他跟你开玩笑呢。他才丑好不好?他最丑。”

    来来竟神奇地平复了一些暴躁的情绪。

    秦如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糟糕的感觉,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护犊子的大人在哄自己蛮不讲理的孩子一样。简直令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苏羡抬头看向秦如凉,淡淡道:“不要小瞧它。来来虽听不懂话里具体的含义,但它能分辨你说话时的语气是好是坏。”

    来来还是有些嫉恶如仇地瞪着秦如凉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苏羡继续安抚:“无需跟他一般见识。他脾气不好,口上无德,最近过得也惨,媳妇都跑了,已婚男人过得跟单身汉差不多。难免满心悬念,看谁都看不惯。别气了,乖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绷黑着一张俊脸,看见来来居然一点点地温顺乖巧下来,仿佛他的不幸给了它莫大的慰藉。

    秦如凉想,这一家人真是过分了。

    沈娴沈娴拿他的悲催事下瓜子,说不定这会儿正在屋里跟苏折分享呢,苏羡苏羡为了一条鳄鱼这么戳他痛处,还拿他的不幸来安慰这鳄鱼。

    秦如凉胸口起伏,深吸一口气,道:“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。”然后就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翌日秦如凉再见到苏羡时,就下意识地离他远几步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是离他的包袱远几步。

    因为要启程,天色还没亮就准备上了。

    秦如凉要亲自护送他们入北夏国境。

    苏羡已经带着来来上了马车坐好了。

    苏折携沈娴一道上马车时,秦如凉想了想,忽道:“臣有一不情之请,想请皇上帮忙。”

    沈娴在马车边站了站,回头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苏折先一步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秦如凉从袖中取出一只信封,呈给沈娴,道:“想请皇上替臣转交给昭阳。”

    沈娴看了那信封一眼,挑了挑眉,一时没接,道:“你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?”

    秦如凉道:“臣只是觉得,有必要跟她说清楚。”